陈帅华的个人网站 - 探索技术艺术与国学之美

我读《自私的基因》

全篇共 2776 字。按500字/分钟阅读,预计用时 5.6 分钟。

2020年,一场人类和病毒之间的较量注定会被载入史册,重读理查德·道金斯所著的《自私的基因》,基因为了获得永生,“操控”宿主不断繁衍和作出为适应新环境的变异进化。我们不得不承认人在大部分时候无法控制自己原始的本能,唯有教育、法律和道德才可约束他。书中内容对我启发良多,如同看魔术师变戏法,相比言之所达,那些没有说出口的才更引人深思,不要用人类狭隘的私欲与基因的“自私”抗衡。对万物生灵保持一颗敬畏之心,顺应自然法则才是明智的选择。

基因机器

小小的基因是如何控制一具宏大的机器的行为的呢?预测未来会面临的事件是进化的结果吗?如何发生的?意识是进化趋势的终点?基因控制的终极未来是把控制权托付给每一具有意识的机器吗?

道金斯在本章提及到科幻小说《仙女座的A》,用以说明“时滞”的影响和解决策略,话说仙女座人所在的星球与地球之间有200光年的距离,这个星球的人并不知道地球的存在,为了与宇宙中其他文明取得联系,仙女座人不断向宇宙空间发射重复的信号,后来地球人接收并破解了来自仙女座人的信号内容,人类按照信号内容在地球建造了一台超级计算机,并按照密文为计算机编写程序,这台超级计算机几乎把整个世界至于它的统治独裁之下,几乎为人类带来灾难,最后主人公在千钧一发之际用斧头砸碎了这台计算机。

我们身体里每个细胞的细胞核中的基因,因为“时滞”无法直接控制我们的行为,却可以通过控制蛋白质的合成和大脑间接的控制我们。基因必须完成类似对未来作出预测的任务。

每种基因控制一种性状,某种行为是有一系列性状共同配合的结果。道金斯在书中提到一种卫生品系的蜜蜂可以找到族群里受“腐臭病”感染的幼蜂,并将这种有病的幼虫拖出巢室,弃置垃圾堆上。实验发现,这种蜜蜂的基因里,有的能控制蜜蜂打开蜡盖,有的能控制把幼虫拖出巢室,只有同时具备这两种性状的蜜蜂,才能完成把受感染的幼虫清除出族群的任务,缺少其中种基因的任何一种就都无法完成这个任务。

本章最后提到自然界的欺骗行为,并非指有意识的欺骗,而是指功能效果上相当于欺骗的行为。比如琵琶鱼头上突出的一条长长的“钓鱼竿”,引诱小鱼靠近后,琵琶鱼一口将小鱼吞下。小鱼喜欢游近像虫一样蠕动的东西,显然琵琶鱼在说谎。再比如蜂兰花会引诱蜜蜂去和它的花蕊交配,因为这种兰花像雌蜂,显然蜂兰花在欺骗雄性蜜蜂。

说起来,这种进化的结果真是神奇。

产生“欺骗”的前提条件是存在“联络”关系,比如雄性蜜蜂和雌性蜜蜂的交配,小鱼喜欢游近蠕动的小虫,引来更多的小鱼,某些生物就是利用这种系统来为自己谋利。

  • 科幻小说《仙女座的A》
  • 自动演奏乐器的原理,蒸汽风琴,打孔纸质卷轴或卡片
  • 瓦特离心调速器,测量出事物的现存状态和“要求达到的”状态之间的差距,缓动。
  • 弓背鲸异常响亮的“歌声”,蜜蜂“腐臭病”,蜂兰花的蜜蜂模样,琵琶鱼头上的“钓鱼竿”
  • 用吃糖精和自慰行为来欺骗机器对甜味和情欲亢进的需求。
  • 基因是优秀的程序编写者,机器人和人象棋竞赛。
  • 半人半鸟的海妖塞壬,出没在莱茵河岩石上的洛勒莱。

进犯行为:稳定性和自私的机器

不同物种的生存机器以各种各样的方式相互影响。属于同一物种的生存机器往往更加直接地相互影响对方的生活,因此他们是一切生活必须资源的更直接的竞争者。比如,对乌鸦来说,鼹鼠可能是它的竞争对手,但其重要性却远不及另一只乌鸦。鼹鼠同乌鸦可能为蚯蚓而进行竞争,但乌鸦同乌鸦不仅为蚯蚓而且还为其他一切东西而相互争夺。如果它们属于同一性别,还可能争夺配偶。

对于生存机器来说,合乎逻辑的策略似乎是将其竞争对手杀死。事实上,动物间的搏斗具有克制和绅士风的的性质。像拳击或击剑,是按规则进行的。威胁和虚张声势代替了真刀真枪。为什么动物不利用每一个可能的机会竭尽全力将自己物种的竞争对手杀死呢?对这个问题的一般回答是,那种破釜沉舟的好斗精神不但会带来好处,也会造成损失,而且不仅仅是时间和精力方面的明显损失。在一个庞大而复杂的竞争体系内,除掉一个对手并不见得就是一件好事,其他的竞争对手可能比你从中得到更多的好处。有区别的把某些特定的竞争对手杀死,或至少与其进行搏斗,似乎是一个好主意。

在决定要不要进行搏斗之前,最好是对“得-失”进行一番无意识,但却复杂的权衡。尽管进行搏斗无疑会得到某些好处,但并非百利而无一弊。为了达到进化的稳定,就有了进化上的稳定策略——ESS。“策略”是一种程序预先编制好的行为方式。例如,“向对手进攻,如果它逃你就追,如果它还击你就逃”就是一种策略。《自私的基因》中指的策略并不是个体有意识定制出来的。

假定一个特定物种“鹰和鸽子”。鹰搏斗起来总是全力以赴、孤注一掷,除非身负重伤,否则绝不退却;而鸽子却只是以风度高雅的惯常方式进行威胁恫吓,从不伤害其他动物。结果是鹰总是获胜。究竟是鹰还是鸽子是进化上的稳定策略型?属于稳定策略型的那种才会进化。ESS种群的稳定倒不是由于它特别有利于其中的个体,而仅仅是由于它无内部背叛行为之隐患。

  • “还击策略”是一种以条件为转移的策略者。它的行为取决于对方的行为。
  • “恃强凌弱策略”,它的行为处处像鹰,但一受到还击,它就立刻逃之夭夭。
  • “试探还击策略”,如果对方不还击,它坚持像鹰一样行动,如果对方还击,它就回复到鸽子的那种通常的威胁恫吓姿态。如果收到攻击,它就像普通的还击策略一样进行还击。
  • 洛伦茨写出《论进犯行为》,他主张“物种利益”。

“留驻者赢,闯入者退”,这种状态存在于自然界的可能性更大。因为相反的策略有一种固有的自我毁灭倾向,导致最终“留驻者”的消亡。“专挑比你大的人进行搏斗,见到比你小的就逃”称为“似是而非策略”。即使似是而非策略可能是稳定的,但它大概只具有学术上的意义。

基因被选择,不是因为它在孤立状态下的“好”,而是由于在基因库中的其他基因这一背景下工作的好。好的基因应能够和它必须与之长期共同生活于一系列个体内的其余基因和谐共存,相互补充。比如,磨噘植物的牙齿基因在草食物种的基因库中是好基因,但在肉食物种的基因库中就是不好的基因。回想“划桨手”的例子。最理想的一队船员应处于两种稳定状态中任何一种,即要么全部都是英国人,要么全都是德国人,而绝不是混合阵容。即同心同德。

基因因能相互和谐共存而被选择在一起。即相互选择。完整的浑然一体的躯体之所以存在,正式因为它们是一组进化上稳定的自私基因的产物。

基因种族

一个自私基因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它的目的就是视图在基因库中扩大自己的队伍。它采用的办法就是帮助那些它所寄居的个体编制它们能够赖以生存下去并进行繁殖的程序。一个基因有可能帮助存在于其他一些个体内的其自身的复制品。这种情况看起来倒像是个体的利他主义,但这样的利他主义处于基因的自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