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帅华的个人网站 - 探索技术艺术与国学之美

理发

全篇共 898 字。按500字/分钟阅读,预计用时 1.8 分钟。

让我想学着给自己理发的直接原因,是在我读完《瓦尔登湖》后。我对自己仅有的一些生活技能感到担忧。如果有一天,我站在了人生选择的分叉路口,或者像梭罗一样独自一人生活。可我除了写代码,我还会做些什么属于生活本质的东西呢?所以我不止要学着自己理发,我要发掘更多让自己在未来不至于失控的技能。

自2019年初夏起,我真正开始尝试用专业的电推子给自己理发,这个念头从我大学毕业后开始萌芽,期间用过各种奇怪的工具,比如剪刀(是那种家里常见的大剪刀)甚至还用过剪指甲刀。我从某购物网站入手一套理发工具,在洗漱台,一手拿电推子,另一只拿一面镜子照后脑勺。我对发型的要求是干净利索,短寸即可,拿自己做实验,掌握修剪头发的技能何乐而不为。

我给自己修剪的心形发型

先把两鬓剃光,再从太阳穴开始沿着耳朵根一直推到后脑勺。
另一边如法炮制。事成后,从背后看恰似一颗心❤️。
最开始只为图个新鲜,现在已经不常推这个造型。

电推子两幅位置固定器

电推子套件中,附带4枚固定器件。到用不了4个,我常使用3毫米和12毫米的。
剃两鬓时,则不需要固定器。

看到一种造型,两边用剃刀剔出闪电的形状。
一直有心模仿,只怕弄巧成拙。

直到现在,我没再去过一家理发店。

我的父母也是生意人,他们一方面认同我的想法,但我们争论到最后得出这样的结论,我们最后挣的钱不正是别人花的钱吗,你的支出恰恰是别人的收入,而你的收入恰恰是别人的支出,这不争的事实让我妥协。虽然这经济社会已经“进化”成这样,但从心底里我觉得我们不需要太多服务,这一点我和《瓦尔登湖》的作者梭罗在对待某些观点的态度上保持一致。

学校的老师在课堂上不给学生讲重点,下课去培训机构开课。学术不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不过家长也是甘之如织,都是被家长和学生惯出来的。
有需求就有市场。即便没有需求,科学家们努力研究消费者行为模式,也能创造各式各样的需求出来。可是,我本来就不需要太多,科学家也没办法研究。

人们已经习惯了接受用有没有触碰到自己的底线来权衡问题严重性。
理发师问不在理发店理发的原因,我们的潜台词默认成了如果找不到不去理发店的原因就必须得去理发店。
为什么不能关心一下底线的另一端——“顶线”。让潜台词变成如果找不到在理发店理发的原因就自己动手。

作者:陈帅华
版权声明 » 保持署名-非商用-自由转载
发布日期 » 2019年7月2日 周二
关键词